河湟汉族的节日、节令及宗教信仰

文章来源:《民和文史》第九辑——《民和汉族轶俗》    作者:张映录         更新时间:2014-3-19    

 

民和汉民族的节日(或节令)比较多。除春节和四大节令(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和冬至节)外,还有比较多的小节令、小节日,几乎平均每个月都有一、两个。并且每个节日,节令的习俗,过法也各不相同。来历也不同。同时就本县各乡镇也大同小异,正所谓:“大礼通天下,小仪随地方。”

 

一 节日 节令  

    腊八

“腊八”即腊月初八。腊八也被认为是一个小节令。汉族大多从进入腊月就开始为过年(春节)做准备,特别是从“腊八”开始的,即为“混腊月”,意思是为过春节准备购买各种东西而东购西买,为过节而杀猪宰羊。匆匆忙忙,日子就过的特别快,所以叫“混腊月”。

在内地,腊八这天要吃粥。吃粥是对佛祖的纪念,因为释迦佛临终前吃了一碗粥而圆寂的。而我们这里却大多用豆面或荞麦面散上一锅“搅团”,全家人在这天早上吃上一顿搅团或者吃小米粥。据说是吃了搅团把心“糊”住了,再不管平时家庭的据拮、经济的困难、生活的艰辛了。男人们开始把大把大把的“乱”花钱,女人们在厨房里,多做馍馍,多炸油馃。故有一句谚语说:腊月里“男人们街道上胡拍(花钱)哩,女人们案板上胡切哩!”还有个歇后语是:吃了腊八粥——糊涂了,说的就是这个。

另外,过腊八,人们都要讲究早起。认为谁家的人起来的早,饭做熟的早,来年谁家的庄稼就成熟的早,新一年的粮食就吃上的最早。所以,在这天人们都起的很早。在早上,家里的掌柜子拿上香表、长钱,背上背篼,还拿上打冰块用的斧头或板镢等家什,来到全村吃水的结有冰的泉里去“抱金马驹”(即敲打冰块)。到了泉里,先给水龙王化表、烧香、烧长钱,然后砸上冰块,再把冰块用背篼背到自家的地里溶化。期盼来年墒气好,风调雨顺,排除干旱,五谷丰登,庄稼大丰收。这就是:“过腊八,打马驹”谚语的来源了。好多老人们又为戏娱小孩说:“过腊八,打娃娃”。

除此之外,还有腊八早上冻冰观庄稼的习俗。人们在这天早上把水舀在小碟子里,平平的放在当堂院中或房檐边上。必须放在水平的地方。待冰冻结实后,家中的老人们就看结成的冰块中出现冰棱的形状,如果在冰中有麦芒形的条纹,就说明来年种有穗儿的庄稼收成好,来年就多种一些小麦、青稞、大麦之类的作物;如果冰内出现球形状,说明来年球颗粒状的粮食收成好,就多种豌豆、扁豆之类的农作物;在碟内那个方向隆起冰骨朵儿,说明那个方向的暴雨比较利害,在科学不发达的年代里,人们以最朴素的、笨拙的、原始的方式来预测天气,来预测来年的年景、期盼有个美好的明天了。

总而言之,“腊八”这个节日,在这里的确是个过年开端的日子,也是个人们充满了无限美好希望的日子。 

腊月二十三  

虽说人们从腊八开始陆陆续续的置办年货。但汉族过年真正的日子是从“腊月二十三,打发灶爷上了天” 开始的。所以腊月二十三也叫做小年。从这天开始至腊月三十,就正式进入了过年的全面准备阶段。从这天开始,家家打扫卫生,缝新衣、宰猪杀羊、炸油馃、蒸花卷、包饺子、买烟酒、买菜蔬……各项东西的采办准备工作都全面展开。

另外,在这天还要打发灶爷(即灶神)。在这天早上,家里的掌柜子(或主妇)早早起床,备好香表,到灶房对着灶爷板(专门供灶神的钉在墙上的一块木板)烧香、点灯、磕头,打发灶爷上天。在烧香化表时还暗暗祷告灶爷要: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吉祥。据传说玉皇大帝为了监督人们在一年里所做的善恶事情,就向每户人家派了一位灶神。并布置下任务,叫灶神在暗中监督每户人家一年之内的善恶之事,并在每年的腊月二十三这天到天宫向玉皇大帝汇报当年的事。所以人们在打发灶爷时都要祷告:“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吉祥”之语。待打发走灶爷之后,全家人才开始打扫房屋里的尘灰,清洗被褥等床上用品。以便过年。

除夕 

除夕即腊月最后一天,也叫三十晚夕,大年夜。是过春节的序幕,所以准确的说过年是从除夕夜开始的。

在年三十这天,有好多事要做,该采买的东西都买齐了。就是没买上的或没钱买的,也就凑合、将就着过年了。这天,男人们大多要上坟,家庭主妇要煮肉,摘菜,包饺子,打扫卫生等一切准备。

“大年三十见先人”。是这天的主要任务。在这天,全族的男丁都得上坟,烧纸,祭祀祖先。祭祖时拿着油馃、酒、烧纸、肉食等祭祀用的一切东西。小孩们还要穿上新衣,拿上鞭炮高高兴兴的向坟地走去。从吃过早饭一致到下午,整个村庄在有坟茔的地方,“噼哩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弥漫整个山村。

到下午四、五点,人们就开始打扫庭院卫生,还要贴对联,门神,钱马(用黄麻纸折叠成三角形贴在门框的上面的中心,并在两边贴上两条长方形的纸条,叫钱马)。对于贴钱马,有“三十晚上贴钱马,才知道过年者哩!”的花儿,说的就是这些。这天,当太阳快要落山时,老人们在铁盆(或瓷盆)里倒上醋,再放入烧红的石头或炭块“打醋坛”,拿着铁盆在每个房子里熏过之后,送出大门,将石头或炭块倒置于高处。这也是家庭消毒的一种方法。然后点灯接神。

烧香燃灯接神,都是家里的掌柜的干的活,是一家之主的事。家里的掌柜的,首先在家里的当堂院的中宫(一付庄廓的中心点)里烧化香表、长钱,然后再在主房里和灶房(为灶爷)、大门口(为门神)分别烧香。在农村上了年纪的老人对接神特别重视,也特别虔诚。

俗话说:“三十晚夕受罪哩,初一晚上早睡哩!”“受罪”就是指三十晚上熬夜。当夜幕降临时,家家挂上灯笼,户户燃放鞭炮,村村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大多数人们都围做在炕上,喝着酒,吃着肉,全家人享受着节日的天伦之乐。其乐融融。还有的人家在年三十请上本族、本村的长辈,好友欢聚一堂,吃肉喝酒,聊天闲谈,评说一年的收入,企盼来年的美景,至深更半夜乃至天亮。真是一派欢乐的节日气氛。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几年,每到腊月二十八、九,乃至三十,每个村子里的会写毛笔字的先生就特别的繁忙,整天为乡亲们写对联。

春节(初一至十四)

初一凌晨,鸡叫头遍时,家里的掌柜的就起来了,首先要沐浴接神。接神和三十晚上相同。然后家中的其他人也起来了,洗罢脸后(在这天洗脸水是不准乱泼在院中),一家老小在主房(大房),依次给老人、长辈磕头拜年。小孩子们磕了头以后,长辈们还要给拜佐钱(即压岁钱)或糖果之类的副食品。

初一这天的拜年,一般不去亲戚家的,而是大多以家伍、家族、本家为主。到家伍中,按长辈、平辈、再晚辈的顺序分别到每户家去拜年。有的地方在家伍里拜年时,大多在最年长的一家里集中,然后成群成伙的在家伍的每户人家里,轮流互相拜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在家伍里去拜年时,都提着一个笼子,笼子里装满了油馃。每转一户人家就在桌子上放下八个油馃。有的地方向老人升酒磕头的。家伍人家较少的,在初一这天还要到庄邻和关系较好的人家去里拜年。所以每到初一的下午,爱喝酒的人们早已醉醺醺的,吵吵闹闹,酒曲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节日景象。

另外,初一这天还有祭山神的习俗。祭山神时,一般每个村庄都有个固定的地方,全村或几户拉着骡马,赶着牛羊,攒在一起,共同烧香祭山神。大家共同跪下,烧香化表。由一人带头祷告:狼来了锁口,虎来了上山……,保佑村庄太平。并给每头牲口逐个喂上一个油馃。然后,照喜神所在的方位驱赶牲口撒欢儿,跑趟子。年轻人还要骑着牲口跑上一趟。意思是骡马在山神面前跑过了,山神见过了。在家里还给狗给馍馍,在给馍馍时,把馍馍拾到碟子里,把碟子放在桌子上让其吃,因为狗是六大牲畜之一,是守门护院的忠实家畜。

由于三十晚上熬了一夜,因此,初一晚上大多都是早早的睡觉了。故有:“三十晚上熬夜哩,初一晚上早睡哩”的说法。

在三天的年里,也有许多讲究的。每天早晚都在家里烧香点灯,以示对神佛和祖先的虔诚。同时,在这三天里禁忌家庭为小事而吵架。因为一年之计在于春,而春之首在于春节,所以都认为在这几天吵架就意为着这一年会在矛盾中度过,不吉利。因此,尽量避免矛盾的发生。在三天节日里,如果有讨要的乞丐,必须要给上一碟(四个)馍馍,双手端去,不能随手给。

一般拜年的次序是,初一家伍,本家,庄邻。这也是:“走到天下庄邻为大”的意思。初二到岳父母、阿舅等直系亲属家。从初三开始走亲访友了。如果在三天节日里不到丈人、阿舅家拜年,阿舅、丈人会犯病(生气)的,也会遭别人耻笑。

初三早上还要回神。在这天早上,与三十晚上一样送烧香燃表,化掉钱马,放鞭炮送神。

初三以后,有社火的村庄开始出社火,有秧歌的扭秧歌。春节的各种娱乐活动就逐渐开始了。虽然初一到初三三天的节日算是结束了,实际上不过正月十五是不算罢的。亲戚多的人家整天走东跑西,忙着去拜年。不过在初五这天却有不拜年的习俗,说是初五是“五穷”日子,即谐音“无”的意思吧!

从初七到十二,有生日的说法。故有一首谚语曰:“七人、八谷、九果、十菜,十一萝卜、十二蒜,十三到了再别算”。这首谚语的意思是,在从正月初七至十二这几天里,从天气的变化情况中预知来年农作物的收成。如果天气晴朗无云,则预示来年形势一片大好,一帆风顺。如果天气多云,就预示来年情况不妙。如“七人”就是指初七是人的生日,这天早上晴朗则预兆青少年在这年身体健康。下午晴朗则预示中老年人身体较好。“八谷”早上晴朗预兆早熟庄稼来年丰收,下午晴朗,则这年秋田作物较好,多种些秋田作物;“九果”、“十菜”……

元宵节

到了正月十五,即元宵节,就标志着过年的结束。所以,汉族的春节从腊月二十三开始至正月十五前后,共二十几天。故有:“汉人过年,一连半年”之说。

在元宵晚上,在城市里要挂灯笼,观灯会,闹元宵。但在广大的农村,在这夜有送火把的古老习俗。家家户户在这天下午,用菜籽杆或树枝为骨干,外绑上胡麻草,麦杆等扎成火把。火把共绑成七节。还有的在火把里面卷上鞭炮。绑好后,供放在当堂院中。待夜幕降临时,人人都在家里插香燃灯,点火把。

点火把是从主房内的灯上点上火,再到院地里转上三圈后出门。出门后把事先在大门口放好的三堆草点着,再送到长期固定的石磊、峨博或高山顶上。送火把时,全村的人一个跟着一个,在山间小道,山岭之上奔跑,远看像一条火龙在曲曲折折的山岭上蜿蜒盘旋,犹如火龙游荡,特别壮观。

最后,全村人家的火把都集中放在一起时,在石磊、峨博或高山顶上燃烧腾空,形成一个巨大火球。

另外,在十五晚上,每家除了送火把的外,家中其余的大人、小孩都在大门上来来往往跑跳在点着的三堆火,叫“跳火堆儿”。跳了火堆儿,据说是可以除瘟消灾,百病消散。老人们出门观看火把,通过火把燃烧的旺盛程度和颜色来判断来年的庄稼的好坏。如火把特别红旺,则预示这年小麦、胡麻丰收。假如在十五晚上点火把时,偶然下雪的话,则有:“正月十五雪打灯,今年庄稼落太平”。十五晚上下雪就预示这年的庄稼会平安丰收,不会受到雷打雨击等的自然灾害。

关于正月十五点火把的习俗来历,有这样一个传说:

相传正月十五晚上点火把是关老爷留下的。据说关老爷是天上的火神爷转世的,他生在蒲州城。玉皇大帝听说蒲州城里没有善人,就拟出火烧蒲州城的玉旨,叫火神爷在正月十五晚上火化蒲州城。

火神爷接到玉旨后,发了慈悲之心。就在正月十五以前,私自下凡到蒲州城,向人们说出了在正月十五晚上玉皇传旨火烧蒲州城的事。并让全城的老百姓这天晚上家家在门口点上火堆,再点上火把在院中绕圈,城内点上火把满街乱跑。

到了正月十五晚,火神爷领玉旨,去烧蒲州城。他降到了蒲州后,偷偷的藏起来,只等晚上的火把燃烧后就回去复旨。

到晚上玉皇大帝派天官查看,只见蒲州城内火光冲天,一片火海。就回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说,火神爷真的火烧了蒲州城。火神爷也就按时交旨了。蒲州城避免了一场灾难。从此就有了正月十五点火把的习俗。

另外,正月十五,在米拉沟的李二堡有庙会。庙会是以寺院庙道为单位,举行的群众性的活动集会。也是风土人情,风俗习惯的集中表现。参加庙会的人也是来自四面八方。

李二堡庙会是在米拉沟的中心李家村聚集的。米拉沟地处松树沟和巴州沟的中间,而李家村又是米拉沟的中心地带。每年正月十五,在这里要举行一次山场会,称其为庙会。每年以李家村的社火在这天出动降香,并为浪会的人们演出眉户戏。

每到正月十五这天,浪会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身穿新衣服,成群结队,从四面的山头熙熙攘攘,蜂涌此地,不下万人,把一个小小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靠近南大山的山货匠们编上背篼、耱子,做上榔头、木锨、犁头等农具。背的背,驮的驮,也来赶山货会。来浪会的老农们到这里选购农具,为即将开始的春耕准备农具。小商贩们也扎下帐篷,开起饭馆。摆下摊摊,买起杂货,核桃成堆,果子芳香。

在过去每年的十五会上,还举行赛马会。优胜者,由好友和亲朋搭红披绿,以示庆贺。赛马也成为当时集会的一道风景。

刀山会

在距离民和县城约二十公里的西沟乡麻地沟村,有一“能仁寺”(又称麻地沟寺。属汉传佛教)。自明代以来,每隔二、三十年,就在这里举行一次“刀山会”。每逢刀山会,从县内县外来观者云集,人山人海。场面宏大,热闹非凡。刀山会从正月初五开始,到二月初一结束,前后共唱十五天《目连戏》,前七天唱“阳(人间)戏”,后十天唱“阴(地狱)戏”,戏的结尾即进入刀山会高潮——“上刀山”,场景由舞台移至庙东小坡平地。那里事先搭好“刀山”,即挖四个两米左右的深坑(呈平行四边形,间隔东西约三米,南北约0.8米),将四根长圆木栽入坑内而成两架斜并木架,高约二十米。木架东、西两面,各用十分锋利的马刀六十把,以间隔0.3米缚扎成梯阶(用铡刀缚扎的最下面的两层名为门坎)每个梯阶缚扎时留有绳环。两梯对接的顶端,平放一块木板,称之为“天桥”。“上刀山”者二人,由能仁寺会头召集众人从自报者中挑选。被选中的,从上年冬至进寺,每日用牛奶、清水洁身,斋戒素食(多吃红枣、核桃),静坐寺中,不得回家,直至次年“上刀山”后方回。“上刀山”时,一人饰“刘氏夫人”,一人饰“黄风鬼”,“黄风鬼”一边驱赶“刘氏夫人”上刀山,一边大呼:“上呀!上呀!”观看者也随之齐呼:“上呀!上呀!”声震山谷,威裂肝胆。于是“刘氏夫人”觳觫地自此梯攀缀梯阶两端绳环赤足踩刀刃而上。至梯中,又呈惊恐畏缩状滞留不动,引得“黄风鬼”赤足登梯追赶,一逃一追,直至翻越“天梯”而下,“刘氏夫人”紧接着只身重上一次,观者无不凝神屏息,瞠目结舌。

民国时期,在麻地沟只举行过两次“刀山会”,一次是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一次是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至今再也没有举行过“刀山会”,使这一独特而惊奇的活动成为历史了。

二月二

  二月初二,也是一个比较小的节令。

在这天,家家要给小孩子们炒大豆(即蚕豆)吃。关于二月二,有很多的顺口溜。如“二月二,炒虫儿”(就是炒大豆的意思,意为通过炒虫儿将农田里的害虫炒死了);“二月二,龙抬头”、“二月里来龙抬头,犁铧儿遍地走”等等谚语,意思是春耕全面开始;还有“过了几个二月二,吃了几个焦大豆”等等。

一般,二月二过后,就开始春耕了。到二月“天赦地门开,尕牛儿驾起来”。二月里,犁铧遍地走,到了黄土埋金的时节。过去,在这天有炒五色粮食的习俗。说是炒了青稞、大麦、小麦、豌豆、胡麻,地里就不会生虫(与炒大豆习俗相同)。在科学不发达的过去,由于没有农药,就以迷信的方法来消除虫灾,因此就有“二月二,炒虫儿”的谚语了。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了炒大豆的习俗了。关于“二月二,龙抬头”,在此日人们专门剃成光头,以示年内头高不受人欺负。在生活紧张的时期,老人们把过年时的油馍馍偷偷的存放在瓦碴家什里,专门在二月二“贴口疮”(省着吃以解口谗)。

天社与清明

天社和清明是专门奠祭先人的日子。

“天社”是天上众神举行大赦之日,地府一切冤魂屈鬼在这一天会得到大赦,奔向人间便可投胎转世。天社的日子是不确定的。“九尽十日为天社。”就是指“九九”的第九天后,再过十天就是天社。也有“立春五戊为天社”,这里“戊”是天干的第五位,也是第五的意思,就是立春以后的第二十五天为天社。由于人们很难记住具体的时间。所以多数采用第一种算法。由于是不确定的,所以在天社上坟祭祖,有的今日,有的明日,每天都有上坟的,要延续三四天,没有确切的日子。

清明节是我国独特的传统节日,各地都要进行扫墓、植树、踏青(郊游)放风筝等多项活动。而扫墓祭祖则是清明活动的主要内容,大约起于唐代,到了宋代,更有朝廷的明文规定。历代文人墨客对这种活动曾有过许多描写,如宋代诗人高菊隐的《清明》:“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化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就写得情真意切,动人心弦。

清明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清明扫墓已成为全国汉族统一的祭奠祖宗的法定的日子了。在民和地区,都是以本姓家族为单位,聚集在一起。宰猪、杀鸡祭祖。清明祭祖养猪,是每个家族按户轮流饲养的,养猪的人家叫“坟头”。如果那家在这一年得了男孩,就要宰一只公鸡煮熟拿上,还要蒸上一付馒头来上坟。在上坟时,好多地方,都是男女老少,成群结队,攒在一起到坟上,共同烧纸祭祖。然后围做在坟滩里,撕开鸡肉,切好猪头,喝着酒,吃着肉。随后还要到“坟头”家分上几斤肉回家,

在天社和清明坟滩里烧纸时,还要在坟上压纸。把黄纸撕成窄条形,用土块压在坟上。另外,还有滚馒头的习俗。全族的刚结婚或未婚的青年人一字跪在坟边,由一位年长者从上面往下滚两个馒头,看馒头滚到谁的怀里。如果是未婚的,那么他来年会得到一位如意的对象;如果是已婚的,就预示来年喜得贵子;正面临赶考的学生,则预示金榜题名。

清明节这天,在巴州和古鄯两处有清明庙会。主要是以隍庙为中心,奉请和尚和道士讽经、烧香、祭奠亡灵。

谷雨果花会

每当农历谷雨前后,一年一度的“果花会”就在位于县城以东约十五公里的下川口举行。此村位于青海东部,北邻湟水,南依大山,东南是隆治河入湟水处,西汉时为允吾县治。这里地理灵秀,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风景优美,是盛产瓜果之地,有民和的“瓜果之乡”的美称。每到农历三、四月间,满川梨花放白,桃李争艳,红杏吐芳,正是“东风一夜无人问,满春梨花枝上头”。为了庆贺果类在上一年的丰收和祈祝新的一年里更加繁硕,“果花会就在这样一个季节里举行,这种古老习俗已沿袭了一千多年,自明代始,会上又演秦腔助兴。戏台原搭在“叭蚱庙”(供人面禽嘴,专司除虫护花之“花神”塑像)。“果花会”会期,或三日,或五日。以“谷雨”居中,届时,人们盛着春装,带侣偕友,或穿行于阡陌之上,流连于果圃之间,陶醉于花丛之中;或聚于戏台之下,领略于享受艺人们(均为本村村民)的演技和歌喉。实际上,这是在农闲期间举办的一次盛大民间游园、娱乐活动。数千游人中,有本村本庄的,也有甘肃红古、永靖一带的。

端午节

五月初五(即端午节),是四大节令之一。在内地要吃粽子,赛龙舟。在我们这里家家要在房檐边上插杨柳,还要吃像粽子一样三角形的馍馍。这也是由于青海河湟没有蒸粽子所需要的糯米,只好仿照粽子蒸上三角形的馍馍,在里面卷上用油和姜黄拌面的黄面。还要用玉麦煮上甜醅,用荞麦或豌豆面做上凉粉。另外,要对小孩子们的手上,手指上,及脚巴骨上用五色丝线扎上一圈,叫扎“索儿线”。据说扎上“索儿线”,是为了防毒虫、毒蛇吞咬。说是毒虫,毒蛇最怕五色线,在身上扎上“索儿线”,就能防止毒虫侵身。同时,在这天姑娘们都自己绣做装有香草的打着彩色线穗儿的荷包,马驹,戴在胸前。桌子上献上沙枣花和芍药,香气满室。亲戚朋友们都在这天背上三角馍馍走亲访友。学生们还要给老师送节礼。女婿娃们拿上衣服、礼物到未婚妻家去送节礼。

关于在端午节早上插杨柳的习俗,也有一个和元宵节相连接的传说:在正月十五晚,火神爷用火把代替烧着房屋的大火,救下了蒲州全城后,向玉皇大帝禀报说,火烧了蒲州城。可过了四个月,玉皇大帝总是有些疑虑,于是决定在五月初五亲自去看看火烧过后的蒲州城。

这事又被火神爷知道了,就提前下凡到蒲州城,让全城的老百姓,家家户户在五月初五这天,早早的在每家房檐上遍插杨柳,来遮蔽房檐。到了五月初五,玉皇大帝玉驾亲临蒲州上空,只见整个蒲州城,郁郁葱葱,绿油油的一片,不见一户人家,就深信火神真的火烧了蒲州城,就放心的回天宫了。从此就有了五月初五家家户户插杨柳的习俗。

在端午节这天民和有几处花儿会,倒也很是热闹。最大的有峡门的乱泉滩花儿会,古鄯七里寺、东沟西巷都有集会。特别是峡门乱泉滩举行的踏青花儿会,浪会的人成千上万,人山人海。花儿爱好者对唱花儿,以表情怀。每到下午,花儿声此起被伏,一问一答,高亢悠扬,余音飞扬,正是歌如潮,人如山,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过去山城垣也有端午花儿会。

六月六花儿会

六月初六也是一个小节令,但是在本地大多人家都不过这个节。倒有几处较大的花儿会,其中最有名的是七里寺花儿会。六月的七里寺峡正是青山吐翠,郁郁葱葱,树木苍翠,山清水秀,百花争艳好时节,来自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聚集这里。品尝着药水,聆听着花儿。每到下午,歌声此起被伏,整个峡谷热闹起来了。也有谈亲说爱的少男少女,钻进树林里,在林荫下窃窃私语,是一个难得的相互倾吐爱慕之情的好机会。真是:山色水光含金玉,甘芬药水醉心脾。美丽胜境人如潮,胜似八仙赴会期。

另外,这天还在峡门镇的乱泉滩,川口的山城垣,转导的张关药水泉等地也有花儿会,但比七里寺的花儿会,规模要小的多。

中秋节 

八月十五中秋节是个大节令,是四大节令之一。每到这个季节时,庄稼成熟,新面入柜,瓜果飘香,五谷丰收。农户人家早已在前几天就用新面蒸上一个蒸笼只装一个的大月饼。

到晚上,一轮晶莹明亮的月亮升上天空。家庭主妇开始献月饼。献月饼时,把月饼放在一个大蒸笼里,再把蒸笼放在院地当中的中宫(转槽)里,并放上一个炕桌,燃上清油灯,插上香后,把蒸笼抬出来放在炕桌上,还要在里面献上瓜果。

八月十五还有偷月饼的习俗。在过去没儿没女,或缺儿少女的人家专门“偷”家丁兴旺的人家的月饼。第一年“偷”去,如果第二年生了孩子,还要抱上孩子,蒸上月饼去送还的。被“偷”人家得热情款待,欢喜领受。也有小孩子们在这晚上专“偷”蒸笼里面的果品,园地里的果子、向日葵等。在这晚上“偷”东西,主人家就是发现了,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不会生气的。

八月十五这天,妇女们都提着笼子,装上月饼去娘家里送“新面”,也是走亲串友做娘家的一个好机会。故有“五月端午的三角落,八月十五的圆朵落(月饼),十月初一的长拖拖(长饭)”的说法。

八月十五馒头会

每年的中秋节,在古鄯、马营两镇的交界处,以菜子湾为中心的十二庄,轮流做东,每庄一年,举办“馒头会”,来庆祝庄稼丰收,五谷丰登。

届时每户按每两垧(即二亩半)地蒸上一个大馒头,每户按此拿上馒头,在八月十四的早上到轮值的村庄上,放在大帐篷里。还要抬上寺庙里的神像轿子,耍社火,人神共欢,同庆一年平平安安,庄稼丰收。每到此时,男女老少,人山人海,熙熙攘攘,锣鼓喧天,亲朋好友,欢聚一堂,热闹非凡。馒头会一共三天,就是从八月十四开始直到十六结束。结束时所拿的馒头如果在这三天里吃不完,就分给大家。

无独有偶,像古鄯、马营交界处的“馒头会”,在西沟乡也有同样的集会。在凉坪附近的九会八庙,在每年的九月九,轮流组织这样的庆丰“年会”,届时以庙会的形式庆贺庄稼丰收。

十月一日送寒衣

在我国四大民间传说中有关于孟姜女为修筑长城的范郎送寒衣的民间故事,早已家喻户晓了。大概就是为了纪念孟姜女的感人事迹吧,十月初一,在农村仍有与之十分相似的习俗。

在这天晚上家家都做上长饭,用纸剪成好多纸衣服,在夜幕降临时,到自家门外对着自家的坟墓的方向,煨上火,并奠祭上长饭,烧化纸衣服。在烧纸衣服时,要在地上用手或木棍划圈圈,每划一个圈,就在里面烧一件纸衣服。这也是已到初冬,人们为先人送去御寒的衣服,以表示纪念的意思。故有“十月里来,十月一,家家户户送寒衣”唱词。

冬至节

   “冬至一阳生”。这天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是地球上北半球白昼最短,黑夜最长的一日。从此日以后,北半球的白天就逐渐长了,月出日落的地方也就逐渐北移。故有“夏至一十八,冬至当日回”的谚语。

从冬至开始,是一元复始,万物复苏,大地还阳,天增了一岁。故在这天,家家烧香点灯,还要上坟祭祖,预祝在新的一年里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安居乐业。

从这天起阳气上升,阴气下降,人们也就怀着正气上升,邪气下降,国泰民安,一年吉祥的夙愿。这一天,大都用杂面捏上油疙瘩吃,说是“垫穷坑”,垫满了“穷坑”也就象征四季可以饱下去。这也是对美好生活得一种憧憬了。

“数九”也是从这天开始的。并且有“一九二里半”的说法,就是每过一九(九天),白昼就变的长了,长到过一个“九”可以走二里半路。

另外关于九九,还有这样一段顺口溜:

一九热,麦子憋,(一九天气热,预示来年麦子丰收)

二九冷,豆儿滚;(二九天气热,预示来年豌豆颗粒饱满)

三九四九闭门(者)洗手,(意为天气寒冷,关门洗手)

瞎(ha)五九,冻死狗;(天气冷到极限)

六九头,洪水流,(接近立春,冰雪解冻)

七九八九,净肚娃娃拍手,(天气逐渐变热)

九九加一九犁铧遍地走。(开始种庄稼)

俗话说:“十里的地道,五里的乡俗”。节日、节令、习俗都随地方的不同而不同。就是在同一乡,甚至同一村,由于人口来源的不同而习俗也不仅相同。民和汉族大多是中原移民,因此大多保留了与中原相似的过节习俗,再加上地域条件的限制,进行了不断的演化。比如,五月端午的三角馍馍就是中原吃粽子的明显缩影,那时河湟一带没有大米,就以姜黄为馅替代了,这也是“大礼通天下,小礼随地方”,因地制宜的一个方面。

二 宗教信仰

信仰

民和汉民族的宗教信仰不算浓厚。但有“见庙烧香,是佛磕头”的习惯,可谓“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一般是以居住地为主,以庙会为单位。居住地的庙会中所供养的是啥神佛就信啥教。如果搬到异地就信搬入地的神佛,还要信奉原居地的神佛。这也与民和汉族祖先从中原移民有关。先民从中原祖籍迁移河湟,也带来了家乡的生活习俗,当然也包括宗教信仰。基本上传承了祖宗居地的一切信奉。同时来到当地相结合而有所改变。与藏族杂居的除了信道教外,还信藏传佛教。所建筑的寺院里,有的在同一寺庙里既供佛又供神,一室受香烟。

寺庙、家神

寺、庙是人们进行宗教迷信活动的重要场所。“寺”和“庙”虽然都是进行宗教迷信活动的场所,但是却又相互联系,又是有区别的。

一般“寺”里面所供奉的是佛、菩萨、护法等塑像,而庙里供奉的是道教的神。另外寺里大多都住有道士、青衣僧、黄衣僧、喇嘛等宗教人士,没有“法拉”。如:峡门孙家庄寺里面有青衣僧;川口广隆寺、转导的宏化寺等都住有喇嘛,专门烧香、念经。

在“庙”里主要供奉的是××将军,××龙王,××真君等等的神位和轿子。一般的“一座庙里一位神”,每个庙都是以这尊主要的神为庙名的,如龙王庙,大王庙,娘娘庙等等。每一座庙里都有一名或数名“法拉”。亦有专门烧香,打扫卫生的庙官。

另外一个不同点是:寺里信徒通过求签、问卦来求吉凶,断祸福、禳解疾病。而庙里是多由法拉“代神传言”,来求吉福祸凶,断病求子的。如巴州的隍庙主要是抽签为主的。

不管是寺和庙,都是人们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是烧香,拜佛,断病,行善,举行崇拜活动的地方。

寺庙的修建来历各有不同。有的是由当地的大户人家的家堂(即家神),最初都是供在家里,后来由于人口增多,修上庙堂,由于人们长期信仰,慢慢的变成庙神,如川口北大街的光隆寺就是六百年前的李土司的家堂;有的是本地大户人家的家神祠,最后全会人共同出资修建起来的;还有的是迁移时从原地带来的。也有的是本地老住户的家神。等等来源各不相同。

“家神”是按姓氏、宗族来供奉的塑像、牌位、案子(供奉较多的是案子。案子是在绸缎上画有神的画像,像藏族的唐卡)。

家神的种类很多,多的五花八门。如:关羽的神像就有好多种,画有出五关斩六将的;还有一个铜镜、一把宝剑等等。只要供放在一个神厨里,并长期烧香就是家神了。可谓万物皆为神了。

供养家神的方式也不相同。有的姓氏按每户轮流供奉,有的则供养在长辈家里。一些大户人家还专门建有祠堂,供奉家神。

对于家神,有的家族有专门的“法拉”(也叫弟子),有的则没有,只是以求签问卦为主。

庙会与敬神方式

庙会是以一座庙或寺为单位,举行宗教迷信活动仪式的组织。一般由一个或几个自然村,甚至十几个自然村为一个群体。有的庙会中人数多的上千人。如:李二堡镇塘尔垣的黄龙大王庙会就有几十个村庄,好几千人,是个大庙会。有的庙会人数特别少。

那个村入那个庙会,并不是以个人的意愿所决定的,而是由祖上所流传下来的,是继承形式的。任何人都不会随便乱入别的庙会,也不能随便退出已有的庙会。

大的庙会由于信奉的人多,收的钱就多,因此庙或寺里的香火就相应的要旺的多,所修建的寺庙的规模也就很大。而庙会小的只有一两个村庄的,几十户人家的,所修建的寺庙规模就小的多。这是因为修建寺庙都是个人投资的,按人摊派集资的。

每个村每年都会选出一至两名“派头”(也叫会头)。“派头”是专门收集每家每户向寺庙该交纳的(按人口将平均分摊)钱、粮食和油籽的人。一般由派头收好后及时交到寺庙里。

在农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派头还要专门加强一村的田间管理工作。当青苗快要长高时(大约在农历的五月前后),派头就在某一塄坎上(全村人都能看见的显眼的地方)插上“会杆”(一个长约一米高的木牌牌,上面写上几月几日开始禁止在塄坎上放牧,违犯者牛罚款多少元,羊罚款多少元等字样,叫会杆),护住塄坎。不准人们到田间地头放牧,以免糟蹋庄稼。有的人不遵守这一规则,派头就去驱赶。派头一般一年一换,人人有份,轮流坐庄,这倒也省事。

人们敬神拜佛,主要是在寺庙里进行。一般由村上的老年人,他们在每月的初一、十五要到寺庙上去烧香、磕头。

另外,在每年的五月前后,有的村庄要念“田苗经”。庄稼长到四、五寸,正到拔草的时节,就开始以庙会或者自然村为单位,请喇嘛或者阴阳道士念“田苗经”,向神佛献羊,祈求神佛保佑一年庄稼丰收,免遭恶风暴雨的袭击。

当念了“田苗经”,就开始加强田间管理,禁止人们到塄坎和田间地头去放牲畜,以免糟蹋庄稼。从此时开始,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要念一次“田苗经”。一直到旧历的九、十月间,地里的庄稼全部收拾完毕。到这时,人们也就比较闲了,寺庙里还要念一次总结性的,规模较大的(小三元或大三元)“卸降经”。

除此之外,平时人们也在每月的初一、十五,逢年过节,只要方便就到寺庙里去烧香,祈求神佛保佑全家四季平安。

寺庙的管理者

每一座寺庙里都有三至五人或多人组成的寺庙管理委员会,叫寺管会。寺管会的总负责人叫“大老者”或“总功德”。而其他的人叫老者。一座寺庙中,如果庙会比较大,除了有几个寺管会的人外,还在庙会中的每个村庄都选有一至两名村的老者,负责传达寺管会的有关事务,以及摊派的各项事情。而在寺里负责人不叫老者,却叫“功德”。虽然叫法不同,但是所干的事情都与老者相同。

每个寺庙的老者和功德都有明确的分工。如,某人管财务,某人管后勤,某人管伙食等等,都分工明确。每当在寺庙里举行较大的善事活动时,老者们都各司其职,各干其事,从不乱套。

在寺院里,老者与功德是长期的,也就是终生的(除非因年老无法参与或因病不能参加活动外)。而前面所说的派头,则是轮流的,一年一换,又像是一年一次的值年,负责这一年的寺院的各项劳动活。

另外,寺庙里的主要管理者,还有一位主要角色——庙官。一座寺庙的庙官都是有离寺庙较近的村上的老人或闲散人来当的。庙官比较勤劲。负责每天早晚的烧香、点灯(就是所谓的晨灯暮鼓了),以及打扫寺院的卫生等。而一些大的寺院有专门的道士和喇嘛。如果寺院住有道士和喇嘛,就不需要庙官了。

除了以上的老者、功德、派头、庙官外,还有“法拉”。

法拉是替神佛传言的代言人。而一些个人修养较差的人充当法拉,则借神佛之言胡言乱语,闹出许多笑话和事端,有的甚至弄出人命。所以“法拉”散布谣言的趣闻在乡间时有传闻,人们称之为“发假神”、“虚神”。

当然,以上人员,虽然是在寺庙里出头露面进行组织工作的人。主要的还是要靠全体信仰者,没有大众支持,这几个人是无法活动的。这就是“牡丹再好,全靠绿叶儿扶持哩”。

 
青海省政协 青海省政府 民和县政府
 
(C)2010 版权所有:亚游官网
地址:青海省民和县川垣大道党政办公大楼   电话:09728522011   传真:09728522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