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堡眉户戏

文章来源:《民和文史》第九辑——《民和汉族轶俗》    作者:张映录         更新时间:2014-3-19    

一、李二堡眉户戏来源

眉户戏,俗称眉户儿。原本流行于陕西眉县和户县地方性小调,清朝末年传入我县李二堡地区,由当地方言、民间社火、风俗习尚、做佛事活动等因素的影响,经过一批戏曲爱好者的传承与发展,逐渐演变成为具有青海地方特色的地方戏。

据李土司第十五代后裔李世贤(1854-1949)老人说,李二堡眉户戏在清咸丰年间就已经普及了。“据说李二堡原本无社火也无眉户戏,只有每年的正月十五的佛事活动很是兴盛,人们通过佛事活动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后来由于清朝加重了农科赋税,百姓穷困,而佛事活动花销大,显得心诚而力不足。但佛事活动是不能不搞的。后来经老者们商议,通过耍社火来还愿,祈求平安。但是仅跳社火却又有些单调冷清,于是就想到唱戏”。(李长荣《旋律悠扬,声调婉转动听,青海眉户戏之由来》)李二堡眉户也就从此形成了雏形。

最先的眉户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把三弦,一把二胡,两个小木棒子敲打,配合几个平常的曲调,边唱边扭,有说有跳,不唱也扭,不说也扭,用一位老人(姓名无从考查)的话说:“不扭是没干头(没事做)”。期间有个叫李仆的特别爱好眉户,他悟性高,旦角出名,有极高的音乐天赋,从那里听来的眉户曲子无从查证,但对李二堡眉户曲调的丰富和完善起到了飞跃性的作用。当时为了更加完善和发扬光大李二堡眉户戏,约1920年聘请了一位叫王保保的陕西眉户艺人传授眉户曲调,他尽心传艺,耐心指导,完善了生净旦丑,但李仆先生年过花甲,掌握能力有限,加之自感离百年不远,怕李二堡眉户失传,便将李二堡眉户戏传承任务交给李鸿祥,从此,李鸿祥成为李二堡眉户戏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传人。后来由李土司西府从东府李二堡引进到西宁的湟中地区,以李二堡为中心传至青海省。从此推论,李二堡是青海眉户的发源地,因各地方的方言不同,加之各艺人的改进,李二堡眉户在海东地区盛兴,其他地区与李二堡眉户有所差异。李二堡眉户戏从第一代传人李鸿祥到今,经历史变革,社会发展,始终以发展速度之快,兴起范围之广,各代传人传授地区之多领军着青海省的眉户戏。

二、李二堡眉户戏内容

李二堡眉户戏最显明的特点是“无火不戏、无戏不火”,意思是没有社火就没有眉户戏,没有眉户戏就没有社火。“跳社火易、唱眉户难”,而李二堡眉户从来都是社火与眉户相辅相成,这也是李二堡眉户所以响彻河湟,众人追捧的原因所在。

在眉户和社火二者相比之下,眉户戏就复杂多了。唱调有尖尖花、银纽丝、折腰西京、阳腔调、多字莲花、琵琶调、皂罗调、前后背贡、芝花调、莲花调、左右妖调、大莲花、一串铃、大同阴钱、前岔调、后岔调、新银纽丝、星点点、菊悲调、慢连香、唱道情、山西刚调、戏秋田、长城调、推字莲花、京复调、五更调、叫滚板、唱尖板、多字琵琶等共三十余调。

曲有满天星、大红袍、八谱儿、菠菜根、苦音系、板头、行弦、小开门、跳门槛等共九个。

伴奏由乐器类的二胡、三弦、板胡、打铃、唢呐、扬琴和打击乐小干鼓、小圆鼓、小锣、大锣、小钵、大钵、快板,还有后台的唱腔组成。

相由生、净、丑、末、旦组成,主要是用画脸谱的形式表现出来,由于李二堡眉户戏的“末”行已逐渐归入“生”行,通常把“生、旦、净、丑”作为李二堡眉户戏的四种基本类型。“旦”是女角色的统称,“生”、“净”“丑”行中大都是男角色。着装有小生装、老生装、老旦装、小旦装、武装、文装、丑装,加之“生、旦、净、丑”的化妆,称为装。“生”、“旦”的化妆,是略施脂粉以达到美化的效果,这种化妆称为“俊扮”,其特征是“千人一面”,无论多少人物,从面部化妆看都是一张脸。人物个性主要靠表演及服装等方面表现。化妆,多用于“净”、“丑”行当的各种人物,以夸张强烈的色彩和变幻无穷的线条来改变演员的本来面目,与“素面”的“生”、“旦”化妆形成对比。“净”、“丑”角色的勾脸是因人设谱,一人一谱,不相雷同。因此,脸谱化妆的特征是“千变万化”的。“净”,俗称花脸。以各种色彩勾勒的图案化的脸谱化妆为突出标志,表现的是在性格气质上粗犷、奇伟、豪迈的人物。这类人物在表演上要音色宽阔宏亮,演唱粗壮浑厚,动作造型线条粗而顿挫鲜明。如《铡美案》中的包拯即是净扮。净行人物按身份、性格及其艺术、技术特点的不同,大体上又可分为正净(俗称大花脸)、副净(俗称二花脸)、武净(俗称武二花)。副净中又有架子花脸和二花脸。丑的俗称是小花脸或三花脸。是喜剧角色,在鼻梁眼窝间勾画脸谱,多扮演滑稽调笑式的人物。在表演上一般不重唱工,以念白的口齿清晰流利为主。可分文丑和武丑两大分支。动作有武打动作、官八字步、上马下马、女小步、亮相等。

三、其它地区的眉户戏

除了李二堡地区的眉户戏在全省比较出名外,民和县其它地区也有与社火紧密相联系的,也就是与李二堡眉户戏一样的“无火不戏、无戏不火”眉户戏,在每年的春节期间都演得如火如荼。在社火中除了扭秧歌外,就是上折子,这里的折子就是眉户戏。眉户戏的剧目内容十分丰富,灵活多样,有古代、有现代,总之包罗万象、五花八门。

演出地区几乎涵盖了民和所有的汉民居住区。在隆治沟较出名的有总堡垣坡的眉户折子戏。剧情就有《张连买布》、《辕门斩子》、《牧童放牛》、《三进士求官》、《刘海打柴》、《王大娘钉缸》、《李彦贵卖水》、《娃娃鱼》、《小姑贤》、《烙碗记》、《烧窑》……等等节目。村里以前每年举行一次,后来隔年举行,再后来由于经费困难隔数十年举行一次。但在这一地区,每个人说起垣坡眉户戏时,都啧啧称赞,喜不胜喜,还有的把剧情都能完整的讲出来,老百姓一说起来还讲得头头是道。

第四节 “法师”及其“神鼓舞”

这里所说的“法师”,不是广义上的对僧侣的尊称,也不是唐代对道士的三种称号之一的法师,而是专指集唱、舞、乐于一体,从事一种民间舞蹈的艺人,他们从事的这种舞蹈,名叫“神鼓舞”,表演时的穿着打扮、使用响器及舞动情状,与电视片中介绍过的一种我国南方和东北一些少数民族民间文艺活动相类似。

 民和地区表演“神鼓舞”(“跳法师”或“唱法师”)的艺人多为汉族。在古鄯、总堡、隆治、马场垣、川口、北山、巴州、西沟、核桃庄、李二堡、峡门、新民、松树等十三个乡镇的汉民居住区,均有这样的活动。这些现有的艺人,都是男性,也都是祖传世授并且以务农为主,活动时间多集中在秋收以后。

“神鼓舞”的举办者,可以是以庙会的为单位的众人,也可以是个人。由以庙会为单位举办,就由民众集钱粮,地点在寺庙里,叫“庙会”;个人出资举办的活动,地点在举办人家中,叫“答家醮”。在一处地点活动的天数一般为两天,而且一定要带夜场。

“法师”受众人或个人之约被请去寺庙或人家活动,同一场合下艺人人数不限,因唱段中有不少是对唱,所以不得少于二人,他们表演时的装束打扮,舞蹈形式,演唱内容等。“庙会”上和“答家醮”时五大的差别,都颇具情趣,只是“庙会”上表演得庄重,严肃一些;“答家醮”时可以出现丑角,可以说许多笑话。表现得更加滑稽诙谐一些罢了。

“法师”不论年轻年老,表演时除颜面部位不予化装外,穿着头饰上全得装扮一番,装扮以后完全是一副青年女子的模样,脚穿绣花鞋,身着绣花坎肩,腰系绣花裙,头束寸宽红布带,拖一粗而长的假辫,两鬓还要插花。何以如此打扮?据说是“太上老君”曾救活一衣着极为褴楼的青年女子,而这女子则穷不欲生,复活后责怪“太上老君”救活了她,并拖住救她者不放,以求生计;“太上老君”无奈,赐予她鼓、衣(恩尕袈袈),让其从艺为生。除以上装扮,跳“安神”一节时,额头还要束上“五方牌”(实为七块),背插“护身旗”(靠旗)四面,俨然是表演古典戏剧的武生;跳“接亡”一节时,要“摔马头,”用力轮摔那粗长的假辫一圈又一圈,酷似电影《神鞭》中的主角以发辫击人时的情景。

“神鼓舞”的基本表演特点,从“跳法师”或“唱法师”这些名称上,就可知其大概,有“击”、有“唱”、有“跳”。“击”,即击鼓,这在唱和跳时起伴奏作用,鼓为单面,将羊皮绷于一圆行铁圈上做成,上下直径约为三十厘米;鼓柄盈握,柄之下端置葫芦形双层小铁环六个,各环穿套寸大铁片数枚。击鼓时,清脆的鼓声中不时抖动鼓柄,铁片相撞,有如印度舞女的脚铃,铮铮作响。乍看此鼓,制作简单,然一鼓二声,且由一人操作,极为方便,仅此,不能不佩服首制者的匠心!“唱”,即诵唱。以歌、唱、念、讲、解、问、答等形式,叙述佛、道、儒教之起源及其历史,神佛的姓名,民间传说,历史人物,节气农事,讽刺故事等等。诵唱曲调,大致有十多种,节奏有快有慢,声音有高有低,抑扬顿挫,悦耳动听。诵唱的各类故事、历史人物及农事的文字,句短押韵,简洁明快,多用比喻、排比、回文等手法,易记易唱,也易听易懂,不失为民间艺苑中的一葩,如《四季歌》中的第四段:

         问:十月十一月连腊月,

             什么花开,什么花落?

             什么花开的正时节?

             什么管了冬三个月节?

         答:十月十一月连腊月,

九菊花开,庄农花落。

大雪花开的正时节。

                 鹌虫管了冬三个月节。

诵唱内容,可谓十分丰富,其中不乏某些值得研究的有益东西。“跳”,即舞蹈。从大的方面讲,包括短舞、武术、杂技等。本地区则偏重短舞。这些短舞,或旋转而舞,或碎步而舞。舞种多,舞姿也较优美。

表演“神鼓舞”的全过程,叫做“喜神”,有酬谢众神护佑一方民众安康,田亩丰收之意。其全过程分为“里坛”(内坛)和“外坛”,诵唱部分多在“里坛”,舞蹈部分多在“外坛”。但“内”、“外”也不是截然分得清楚,而是舞蹈中有诵唱,在诵唱中加舞蹈,亦歌亦舞,相互交织在一起,这一全过程,也是艺人(“法师”)们进行“击”、“唱”、“跳”的全部竞赛的过程,比舞种,比舞姿,比歌喉的清亮,比唱段的精多,把这种竞赛叫“打双坛。”过去每逢表演“神鼓舞”,村民们都喜欢前往观看,至于观看人数的多少,则以表演水平的高低而异。

“神鼓舞”也和社火、秧歌一样。本地区不少人家和村庄,都自行延请“神鼓舞”艺人(“法师”)进行表演活动。因时代不同和社会变革,有的艺人把一些唱词及角色也作了相因的局部的变动,如西沟的一位曹姓的“法师”就把“答家醮”中的一个面目丑陋,衣着褴楼,唱词粗俗的角色,改为了面目清秀,衣着入时,唱词高雅的角色,由此看来,“法师”本身就不是把“神鼓舞”中的角色和唱词看成一成不变的。“神鼓舞”与社火、山场会等许多民族民间文艺活动一样,或多火烧的伴有一些佛事活动,并受当时认识、观念、条件、环境、风尚、习俗、宗教等诸方面的影响和限制,又有不少求神还愿、祈祷平安的带有迷信色彩的唱词,这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现象;设如这些民间活动不与佛事活动有丝毫之瓜葛,那它就会因费用无着等等而早已不复存在和下传了。

 
青海省政协 青海省政府 民和县政府
 
(C)2010 版权所有:亚游官网
地址:青海省民和县川垣大道党政办公大楼   电话:09728522011   传真:09728522037